<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 <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track id="ugazw"><i id="ugazw"></i></track>

    <ruby id="ugazw"><option id="ugazw"></option></ruby>
    <ruby id="ugazw"><table id="ugazw"></table></ruby>

    <optgroup id="ugazw"></optgroup>

    1. 【九鼎投資未來論壇重磅】何亞非:一帶一路與全球化

      2017-05-28

      本文系外交部前副部長何亞非5月25日在2017·九鼎投資未來論壇上的演講,經作者本人審訂。


      今天我的演講主題是“一帶一路”與全球化。“一帶一路”與“未來論壇”這個題目有很強的關聯。所謂未來論壇,就是你怎么看世界的未來,要了解“一帶一路”,我們首先要對當今世界有一個比較透徹的了解。


      全球化進程面臨的挑戰

      我想從兩個方面給大家做介紹,一個是全球化,一個是中美關系。中美關系是當今全球最重要的兩個國家的關系。美國發生了自身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重大的社會政治生態變化,這個變化來自什么地方?我覺得來自兩個方面:

      一個是全球化,新一輪全球化是1950年代開始的,美國是主要的推動者,也是主要的獲利者。由于整個體系都是美國設計的,所以美國人講全球化就是美國化。現在全球化發展到今天有很多新興經濟體、發展中國家,特別是像中國這么大體量的新興經濟體參與其中,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全球化的方向。另一方面,全球化本身規律就是全球范圍資源的流動,全球生產鏈、價值鏈的轉移一定會導致某些產業,特別是中低端的制造業往有成本比較優勢的國家轉移,美國、歐洲都是如此。

      要解決這個問題,不應該扭轉全球化的趨勢。美國總統特朗普現在要重振美國制造業,他簽行政命令的時候旁邊站了幾個煤礦工人,說要把他們的工作找回來,這是不可能的,這是逆全球化。但是全球化過程中,確實產生了社會公正問題。效率和公平,這是一對矛盾。市場機制帶來了效率,但公平的問題政府要出面解決,美國沒有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

      圍繞著公平的問題,歐洲做了一些努力,但是政府現在逐漸承擔不起。還有一種情況,就像美國那樣,財富向少數人集中,這就導致了社會的分裂,社會基層特別是資本跟勞動之間產生矛盾,有資本的人他的收益永遠要超過只能出賣勞動力的人。當然,有技術的人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你只會煉鋼鐵,那就不行了。這個需要政府來解決,進行社會再分配,對社會底層進行托底。其實中國一直在這方面做努力。我們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我們在脫貧方面、克服地區發展不平衡方面都在不斷努力。現在全球范圍內逆全球化、反全球化的出現,這些都與效率、社會公平公正這個問題沒有解決好有很大的關系。但是這可能永遠是政府非常頭疼的一個問題。現在這個問題的出現,不僅僅屬于經濟范疇的事情,已經開始改變了西方發達國家的政治生態,甚至威脅到它的政治體制、機制。可以說現在西方在經歷一場制度性的危機。

      最近《外交》雜志有一系列的文章講美國所主導的全球治理秩序,美國一直以來在推動全球自由秩序,或者說西方式的自由民主體系,現在受到了兩面夾擊。一方面,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大國開始對國際體系有自己的想法,有些西方學者把中國稱為“修正主義者”,要修正現有的國際秩序。另外一個危險來自內部,特別是像特朗普這樣的領導人。特朗普所有的表述包括深夜寫的推特,都是跟美國所倡導的基本理念相違背。所以美國人很擔心自己所創造的自由民主體系會崩潰,會被中國取而代之。

      這樣的黑天鵝事件不僅僅出現在美國,歐洲也很普遍。前不久我們擔心法國的大選,幸好馬克龍異軍突起,挽救了法國,挽救了歐盟,如果勒龐獲勝,她第一條就說要退出歐盟,法國一退出歐盟,全球化進程起碼短時間內會徹底地停止。西方政治生態發生了變化,自然會影響整個國際形勢和世界的走向。這是我們看到的第一個方面。

      第二個方面,過去西方給出的全球經濟管理和治理的指導思想出了問題。在座有很多經濟專家,知道過去的凱恩斯主義,也知道從里根、撒切爾開始,西方走的是大市場小政府路線,或者是完全由市場決定的經濟新自由主義的思想。他們從拉美開始給出的一個藥方就是華盛頓共識,徹底的私有化,讓資本毫無阻礙的的進入市場。在這個指導思想的指引下,世界經濟這些年來確實累積了很多問題,概括起來有兩點,一個是世界正在脫實就虛,脫離實體經濟的軌道,慢慢向虛擬經濟發展,兩者不太平衡。我不去評論虛擬經濟,虛擬經濟一定要有,但是要為實體經濟服務。美國倒過來了,由此爆發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還有一點,發展中國家在碰到經濟困難的時候,西方給出的解決方案并不適合這些發展中國家。因為這種解決方案要使貨幣貶值,打開資金市場,徹底私有化,結果往往是經濟不僅崩潰了,資產價格像也過山車一樣,財富被洗劫一空,亞洲金融危機就是一個例證。


      中國在參與全球治理中扮演的角色

      面對這么一個國際形勢,許多發展中國家還有發達國家都在質疑,這個世界究竟出了什么問題,全球經濟的指導思想還靈不靈?這個問題很大。不妨再來觀察世界的另外一面,就是世界力量格局的變化。中國和新興經濟體的崛起,特別是中國這些年來的發展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出,中國走的是一條有別于經濟新自由主義的道路。我覺得我們很有必要回顧一下這十年以來中國的發展。

      關于中國和世界關系發生的深刻變化,習近平總書記有三句話令人印象深刻。第一句話是:“中國已經站在世界舞臺的中央”。第二句話是,“中國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第三句話跟中國夢有關系,“我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從這三句話中可以體會出中國的地位發生了變化,中國跟世界的關系也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

      我想舉幾個例子來說明中國國際地位的變化,根本性的轉變可能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國際金融危機中中國的表現等。2008年是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轉折之年。

      過去無論是匯率出了問題,全球資金有什么問題,還是經濟有什么大的起伏,都是美國為主的西方七個國家在討論解決辦法,沒有發展中國家的份。2008年出現了世界金融危機,這個時候連美國也覺得G7不行了,需要一個新的全球治理、經濟治理的“指導委員會”。于是大家都想到了G20,20國集團是1999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后成立的一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的年度論壇。

      為什么選擇了G20作為全球經濟的指導委員會?因為G20的組成是相對平衡的,發達國家和其他國家(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各占一半,反映了世界力量格局的變化。記得當時11月15號在華盛頓開第一次G20峰會,印度時任總理辛格進入會場以后看到大圓桌上有印度的名牌放在那里,很有感觸,他對其他部長說,印度終于坐到主桌上了。我們聽了心里也有很多說不出來的感覺。坐在主桌上,意義不同,表明歷史發生了轉折性變化。

      接著到2009年,當時不是每年開一次峰會,而是峰會不斷開,因為金融危機并沒有得到解決,市場一片恐慌,不斷地出現金融危機,而且出現了國家要破產的局面,希臘等國要破產。國際金融制度的設計是這樣的,一個國家內部有央行,發鈔票就可以解決問題。國際上救一個國家破產的時候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所以最后貸款人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第二次倫敦峰會是2009年,英國主持,主要目的就是要籌錢,擴大IMF救助的盤子。當時想增加到5000億美元。英文有一個詞“口袋很深”(have a deep pocket),當時各國都認為口袋很深的是中國,希望中國帶頭。中國跟全球化的關系,中國跟其他世界經濟體相互依存的關系,中國是在這個體系內發展的。作為體系的組成部分,如果這個金融體系垮了,貿易體系垮了,受害最大的可能就是中國。最后結論就是救別人,救世界,就是救自己,這就是全球化。在這個認識基礎上,中國決定出資不多于總數的10%。

      這可是利好消息,股市上來了,市場信心也有了,結果那次峰會總共籌集了11000億美元。這些數字都是承諾,其實市場是靠預期在運作的,不需要真金白銀,它只要知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有足夠的能力去救,那么這些像希臘這些國家要發新債券的時候,利率就會往下降,成本就會往下降,就會有能力再發債,市場也有信心了。2009年,中國起了一個帶頭的作用,現在經常講中國是不是發揮領導力,我覺得領導力、領導作用從2008年、2009年就已經開始了。

      接下來2009年還有一次峰會,在美國匹茲堡。中國提出了一個改革方案,希望調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的投票權份額。當時中國占了3.9%左右的份額,美國有控制權,占到17%多,這個規則是美國人制定的,這兩大國際金融機構的體系不是一人一票,而是按照權重分配的,所有重大決定必須由85%的權重投票通過。這就是美國人一家有否決權。舉這些例子是說明中國參與全球治理的轉折是在積累一定力量以后,再碰到突然性事件作用就顯現出來了。到后來,G20去年開了杭州峰會,到今年年初1月份在達沃斯,習近平主席向全世界倡議共同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可以看出中國對全球治理思想的貢獻。

      這兩面一比較,可以看出整個世界形勢的變化,西方所遭受的挫折,以及中國力量的上升,中國份額、中國話語權的增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帶一路”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出來的。“一帶一路”首先是國內的發展戰略,我們提出長江經濟帶、京津冀協同發展、東北重工業基地的振興,還有上海、天津等眾多自貿實驗區可復制經驗的創新,合起來形成了中國新的發展戰略,創新發展、產業革命、供給側改革等等。同時,它是創新全球治理,提出了共同發展的新國際合作模式。

      ?

      “一帶一路”倡議引導全球發展新模式

      我們看一下“五通”,政策溝通放在前面,然后是基礎設施的連通,再是貿易暢通,資金流通,最后是民心相通。這五個方面不單單是基礎設施和資金的連通。政策溝通非常重要。習近平主席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記者招待會上說,“一帶一路”峰會,跟中國簽了共建協議的國家和國際組織達到了68個,這就是政策協調的結果。政策溝通的核心是各國發展戰略的對接,這點過去西方是沒有做過的,西方資本輸出不管某個國家的發展戰略是什么,你要貸款,需要資金,那就得按我的規矩辦,至于你們國家的可持續發展,你的想法并不重要。中國現在做的是要找到中國的發展戰略和這些國家的發展戰略的對接面。所以我跟企業家說,你們投資要考慮投資國的發展戰略,而且要找到這些發展戰略跟中國發展戰略的對接面,這樣的投資就投對了方向。

      還要考慮民心相通。我覺得習近平主席并不僅僅是指民間的交流,而是指整個社會文化、文明、宗教相互的融合。譬如,有人說中國金融要走出去,不僅僅要考慮美元金融體系,因為東南亞主要是美元體系,還要考慮伊斯蘭金融體系,怎么跟伊斯蘭金融對接。我不是金融專家,但我認為有點道理,值得思考。當然,我們投資還要考慮社會效益和民生方面。我們企業有些大的項目為什么停了?除了地緣政治原因以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社會民眾的關系,沒有充分考慮民意基礎,所以我覺得,在思考“一帶一路”,利用“一帶一路”走出去,擴大經濟交往、新的國際合作的時候要做各個層面的分析。地緣政治、經濟合作、這些國家的發展問題、社會民生、宗教、環境問題等各個方面都需要考慮。


      特朗普上臺后的中美關系

      現在大家都比較關心特朗普上臺以后,中美關系究竟會怎么走。

      中美關系這四個月總體溝通不錯,特朗普跟習近平主席見了一次面,談了七個多小時,通了幾次電話。這次高層會晤建立了四個對話機制,包括全面經濟對話的機制。經過百日貿易談判,達成了十點計劃,涉及金融、農業、能源領域。雙方達成了相互妥協。兩個大國避免了大的經濟摩擦和貿易戰。我認為,最重要的是雙方有一個基本共識,用習主席的話來說,就是合作是中美唯一正確的選項。這點共識非常重要,因為這十幾年來世界上吵吵囔囔,中美關系時而緊張,核心問題就是一個新興大國和首沖大國的關系應該怎么處理。美國過去二三十年的基本外交政策思想是新保守主義,或是進攻性新保守主義,認為新興大國是不可能和平崛起的,力量強大了以后一定想當地區的霸權,這就會和美國的主導地位發生沖突。這種對中國的看法其實是錯誤的。


      中國新的天下觀

      最后,我們要從習近平主席對全球治理的新思想中,看到中國正在形成新的天下觀。十八大以來,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一帶一路”的倡議,而且“一帶一路”不是一個短期項目,而是長期的,涵蓋面廣,跨領域的大思路。期間中國堅定支持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多邊主義,習近平主席出席聯大,給聯合國的維和行動、扶貧事業、婦女事業等都有大量支持,所以中國對現有的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多邊主義體系是堅決支持的。第三,習近平主席提出建立“對話不對抗,結伴不結盟”的全球伙伴關系網絡思想,因為現在國際安全體系是以美國軍事同盟為支撐的。我們要建立的體系是叫做伙伴關系網絡,現在有多少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了呢?去年統計已經有90個以上。它是互利共贏,和平合作的。到2016年中國舉辦G20杭州峰會,2017年習近平主席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從中確實可以看出中國的新的天下觀,就是說對如何治理天下,中國提出了一套想法。當然這一套我們正在實踐中,國際社會怎么接受,或者怎么讓國際社會很好的接受中國的觀點和想法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這個過程恰恰是中國由大國向強國邁進的過程,也是中國軟實力和硬實力同時推進的過程。

      謝謝大家!

      亚洲伊人色久久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