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 <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track id="ugazw"><i id="ugazw"></i></track>

    <ruby id="ugazw"><option id="ugazw"></option></ruby>
    <ruby id="ugazw"><table id="ugazw"></table></ruby>

    <optgroup id="ugazw"></optgroup>

    1. 優秀PE應與國企團隊共同打造真正的產業龍頭——蔡蕾縱論PE與國企改革

      2014-04-29

      新一輪國企改革的大幕已經拉開。上海國資作為國企改革的排頭兵,吸引了國內幾乎所有一線專業投資機構的關注和參與。《上海國資》記者近日就國企改革、混合所有制等話題對九鼎投資合伙人蔡蕾進行了專訪。

      國企改革具有深刻的歷史背景和突出的現實意義

      《上海國資》:以往九鼎給人的印象是主要投資于民營企業,現在準備大規模參與國企投資,是不是意味著九鼎的投資策略有很大改變?

      蔡蕾:九鼎過往投資了200多家企業,的確其中大部分是民營的行業龍頭企業。去年我們組建了國企投資的專職部門和團隊,負責全國范圍內的國企投資及其基金運作。外界似乎認為九鼎改變了投資方向與策略。但我們自己并不這樣看,這是因為:

      九鼎過去在投資民營企業的同時,也完成幾十家國有企業的投資,而且這些企業同樣是其所處行業的領導者。如成都中小擔是中國最大的中小企業擔保機構之一,重慶三峰環境是中國最大的垃圾發電設備和運營企業,新疆銀隆是中國最大的棉花進出口與加工企業之一等。九鼎對于國企投資及其相關的改制、重組等并不陌生,有著豐富的經驗。

      九鼎一貫擅長成熟企業的股權投資。對于所投資企業的判斷,關鍵還是看其行業背景、競爭優勢、成長空間和經營團隊。企業的所有制性質也要考慮,但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上海國資》:九鼎是如何看待本輪國企改革和混合所有制的前景?

      蔡蕾:三中全會開啟了中國的新一輪全面改革。在我們看來,這次全面改革與過往歷次改革的出發點相同,其核心還是要解決整個社會的效率和公平問題。

      國有經濟體在中國整體經濟中仍然占據主導地位。根據公開數據,2011年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不含金融類企業)凈資產有近30萬億元,但每年的凈利潤不到2萬億元,凈資產收益率約6%,如果除掉一批壟斷性央企的貢獻則回報水平將更低。如果中國經濟中的很大一部分長期維持上述投入產出水平,很顯然最終將導致中國喪失全球競爭力。因此,本輪國企改革的首要目標就是要解決社會資源配置的效率問題,改變國有經濟體的低效狀況。

      同時,國有經濟體近10年來的超常規發展,也導致了大量的不公平競爭、過度壟斷甚至尋租腐敗問題。中石油案例就是其中典型。國有經濟體的過度發展導致全社會的公平感下降,引發了大量社會矛盾。大力推進國企改革,也將極大促進社會中的公平公正的回歸。

      基于上述認識,我們認為國企改革對于中國社會、經濟的發展來說,具有深刻的歷史背景和突出的現實意義,其勢在必行,其力度也將空前。當然,也不可能短期內一蹴而就。

      《上海國資》:對于新一輪國企改革中的參與方您如何評價?

      蔡蕾:本輪國企改革的參與者可以區分為這樣幾類:

      第一類是國有機構,包括國有實業企業和金融機構。有一種觀點力推國有背景的資本積極參與本輪國企改革,其理由是既可以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又避免國有資產流失。對此要一分為二的看。如果參與改革的國有資本本身也實現了體制與機制方面的改革,則可以期待。否則將是換湯不換藥,無法實現最終的改革目的。

      第二類是外資機構。由于大量的國企都處于我國的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之內,進行產權改革時將影響到國家的產業安全。因此,境外資本的作用將比較有限。

      第三類是民營機構,也包括民營的實業企業和投資機構。本次國企改革中,充分市場化的民營資本應該發揮主導作用。所謂混合所有制,就是國有資本與民營資本在產權上的結合和機制上的互補。但客觀評價,中國真正有能力進行產業并購、長期運作的民營實業企業和民營投資機構還不多。混合所有制將有一個不斷探索、逐步深化的過程。

      《上海國資》:您一直認為PE機構在本次國企改革中將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蔡蕾:的確是這樣。我相信具備足夠實力、采取市場化運作的大型PE機構將在本次國企改革中發揮出極為重要作用。

      PE產生于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美國,其誕生的背景就是當時大批美國企業進行多元化擴張,股權結構又高度分散,最終導致經營效率低下,企業股價持續低迷,出現所謂"大企業病"。KKR、黑石、凱雷等美國大型PE機構的出現與投資運作行為,促進了美國的企業治理優化,加速了美國的產業結構調整,恢復了其實體經濟的活力。這與我國當前的情況可以說非常類似。

      PE為什么可以發揮出這樣獨特而巨大的作用?其深層次的原因在于,PE資本在本質上是產業與金融屬性兼具的資本。PE一方面具有金融資本的性質,為企業發展提供直接融資,并有明確盈利與回報要求;另一方面PE也按照產業資本的模式長期投資,并積極參與企業的重大決策,完善法人治理和激勵機制,推動企業提升經營效率并實施產業整合。當然這對于PE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唯有實力足夠并充分市場化運作的大型PE機構才可以勝任。我認為,中國本土的PE機構也必須要有這樣的責任感與使命感,要積極投身本輪改革,為國家和民族的發展做出貢獻。

      優秀的企業家永遠都是企業真正的靈魂

      《上海國資》:九鼎在全國各地都有分支機構和投資案例,您本人也有著豐富的企業投資并與企業家們合作的經驗。您如何看待上海的國有企業和企業家?

      蔡蕾:長三角是中國經濟最為發達的地區之一。上海的國資體量龐大,在全國各省市中名列前茅,上海擁有的國有上市公司也是最多的。上海國企在各自行業都保持很強的競爭力。上海具有深度參與國際經濟交流和國際產業競爭的長期傳統,上海的國企企業家群體視野開闊,經營規范,經驗豐富,整體素質非常高。一旦在體制和機制上實現更大的突破,上海國企和企業家們將展現出更大的活力。也是基于這一判斷,九鼎將上海作為在全國開展國企投資最重要的基地之一。

      我們的國企投資團隊在內部研究與評價上海國企改革時,形象的提出上海的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典型的"靚女擇婿"模式。既然是"靚女",就需要找到更有實力、更有追求、更負責任的"佳婿"來長期合作。九鼎有信心做好這樣的"佳婿"。

      《上海國資》:九鼎怎么挑選準備合作的國企?對于虧損的企業會選擇投資嗎?

      蔡蕾:簡而言之,九鼎是要尋找"有價值、有空間、能互補"的國企來進行投資合作。

      所謂有價值,是我們要結合國企的所處行業和競爭格局,對其投資發展前景判斷是否有價值。所謂有空間,是我們要判斷國企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的改進提升可能性及其空間大小。所謂能互補,是指九鼎成為股東后各種資源能力與企業經營團隊可以協同互補,如果沒有互補性就意味著對于企業的未來發展我們不能發揮作用,沒有互補性的企業我們在決策時反而會比較慎重。

      在選擇合作企業時,我們格外看重企業家,也充分信賴企業家。我們希望與企業家長期合作。優秀的企業家永遠都是企業真正的靈魂。

      至于是否投資虧損企業,只要是符合上述基本條件的國有企業,我們都愿意去接觸、了解、交流,并期待著最終能夠實現戰略合作。短期的盈利與否不是我們考慮的重點。

      與經營團隊共同打造真正的產業龍頭

      《上海國資》:九鼎在參與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有些什么措施安排?

      蔡蕾:我們內部對于參與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確定了"合法合規、平穩過渡、體制創新、利益兼顧"的四大原則、十六字方針,相關措施也是圍繞這些原則方針做出的。

      首先是要做到合法合規。本次改革與十幾年前那一輪國企改革相比,尤為重要的是制度遵循與程序合規,所有參與方、改革全過程中都要嚴格遵守相關的法律法規。國企改革的一個重要目的是消除社會不公平,我們更不能制造新的不公平。

      其次是要做到平穩過渡。我們希望在改革過程中不會引起國企經營管理的任何動蕩,要盡量保持企業現有管理層的穩定性和對企業經營的主導性。只有在平穩有序的環境下,企業才可能謀求更大的發展。

      其三是要做到體制創新。混合所有制是產權層面的改革,但這只是改革的手段而不是目的。我們要通過產權改革促進機制創新,引導企業優化治理,科學決策,釋放效率,最終目的是提高企業的競爭力與發展活力。

      其四是要做到利益兼顧。對于國企改革,我們既要滿足企業現有股東和政府的需要,也要符合企業管理層與絕大多數企業員工的愿望,并在此基礎上實現企業本身的長期可持續發展,為股東實現相對理想的投資回報。同時,我們強調改革要一企一策,針對所參與投資的每一家國企,都要充分了解各利益相關方的訴求并給予創造性的滿足。九鼎過往投資過大量的企業,在這方面有著很強的實操經驗。

      《上海國資》:九鼎在投資國企后的運營模式是什么樣的?

      蔡蕾:一句話,在位而不越位。

      先說不越位。我們主要是通過股東會、董事會來參與企業的重大經營決策,最重要的是為企業建立起良好的決策、激勵機制。PE機構最擅長的是資源對接和機制優化,具體的經營活動還是要放手交給經營團隊去做。

      再說要在位。我們可以靈活采取參股或控股的模式來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不管是哪種模式,九鼎都會堅持一貫的"價值投資、長期投資、主動投資"的基本理念。

      價值投資前面簡單講過了,除了投資時要做好價值判斷,成為股東后我們也會引導經營團隊持續提升企業的價值。

      長期投資就是我們的周期會比較長。實際上我們在投資民營企業時,通常也需要5年乃至更長的周期。對于國企投資我們就抱有更大的耐心,愿意通過更長時間的合作來最大化增強企業的能力。

      主動投資就是我們投資后會主動為企業對接產業領域和資本市場的各種資源,促進企業長期成長。這與在二級市場上買賣股票這樣的被動投資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基于這樣的判斷:從現在到未來10年,是全球產業格局發生重大變化的時期,孕育著大量的產業發展機會。另一方面,很多國企在規模、實力上已具備作為產業整合者的潛質,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后,經營團隊的活力釋放和新進股東的資源對接,將逐步成為所處行業和產業的主導者和整合者。九鼎計劃與國企的其他股東和經營團隊一起,通過5至10年的努力,推動企業在全球產業舞臺上去主動實施產業整合,將企業發展成為真正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龍頭。

      如果上述目標實現,企業能夠發展,團隊能夠成長,政府可以滿意,九鼎也可以獲得足夠的回報。這既是九鼎對國企投資后的運作模式,也是九鼎對國企投資的盈利模式。

      《上海國資》:國企資產雄厚,小比例股份可能都要花很大的資金,九鼎做好準備了嗎?

      蔡蕾:目前我們管理的資本近300億元,有能力實施單筆金額在幾千萬到幾十億元的企業股權投資。同時,九鼎的基金出資人中民營、國有、外資性質都有,也可以結合企業的需要靈活配置。

      我們也非常愿意與其他有能力的機構一起,包括與上海本地的各類投資機構進行戰略合作,也愿意積極參與上海國有投資機構的創新改革。只要是有助于提升國企價值的合作方,我們都愿意對接與交流,九鼎對此持完全開放的態度。

      亚洲伊人色久久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