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 <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track id="ugazw"><i id="ugazw"></i></track>

    <ruby id="ugazw"><option id="ugazw"></option></ruby>
    <ruby id="ugazw"><table id="ugazw"></table></ruby>

    <optgroup id="ugazw"></optgroup>

    1. 蔡蕾:后Pre-IPO時代來臨

      2013-04-12

      北京時間4月12日,中國領先的金融信息資訊服務機構ChinaVenture投中集團舉辦的"2013 ChinaVenture中國投資年會-上海"在上海金茂君悅大酒店隆重舉行。九鼎投資合伙人蔡蕾發表了主題演講。以下為演講實錄:
      這次收到投中的邀請,跟大家交流我本人和我們九鼎對PE行業和所處環境的一些觀察與思考。希望能夠利用這十幾分鐘的時間,跟大家簡單地回顧一下行業的過去,并展望未來。
      過去的五年,中國的PE行業主題是Pre-IPO,我總結了其特征是"高、富、帥"。所謂高,就是項目投資收益高,很多項目動輒獲利5倍、10倍,年復合收益率IRR超過100%;所謂富,就是過去二三十年,中國大量質地優良的企業被擋在了證券市場大門之外,如果以Pre-IPO模式去投資這類企業,可謂遍地黃金;所謂帥,就是這個年代產生了大量機構,都以短平快的方式投資和退出,快一點的1-2年、慢一點的2-3年便能夠退出,感覺良好。這就是Pre-IPO時代的"高、富、帥"特征。
      我的同事說早期Pre-IPO時代就是"撿錢時代",我也認為是這樣。過去的五年確實是一次歷史性的盛宴,九鼎也應運而生,跟大家一樣分享了這個時代的成果。這個時代的最高潮時就是媒體人說的"全民PE"或"PE泡沫"。但正如歷史規律所反復展現的那樣,盛宴過后就是杯盤狼籍,一地雞毛。既然Pre-IPO是一個歷史性的機會,它就已經成為歷史了,或者說即將成為歷史。
      回顧過去幾年的Pre-IPO時代,有一個觀點以前沒有講過,這一次也講一下。所謂"全民PE"我們也應該一分為二看。PE為中國經濟和資本市場的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甚至從地方經濟到中央財政過去幾年的增長,都離不開PE的貢獻,原因大家都明白。而對于"PE泡沫",在我看來也是正常甚至必要的。如果沒有2000年的網絡高科技泡沫,就沒有如今如此發達便捷的互聯網應用。將視野擴展至過去幾百年,無論十八世紀的航運、十九世紀的火車,還是二十世紀的航空航天,都出現過類似的產業泡沫。歷史的發展道路上永遠是鮮花和白骨并存,但我們不能只看到鮮花,卻忘記了白骨。
      這就是我對過去五年中國PE行業的總結。過去五年是Pre-IPO時代,但這一頁很快將翻過去了。
      隨著Pre-IPO時代的結束,中國PE進入了一個全新時代,我個人把它總結為"后Pre-IPO時代"。為什么還提Pre-IPO?盡管盛宴已經結束,但還有一些殘羹冷炙。而且還有一個原因,這大半年IPO的停止與監管部門的大規模IPO核查,反而延續了Pre-IPO的一些業務機會。當然已經不能跟五年之前相比了。
      我對中國PE新的歷史時期的特點與格局有一些預測,跟大家交流一下。
      第一個特點是未來中國PE行業會加速整合。產業發展中似乎存在一種"中國現象",一旦某個產業有中國人介入,產業的生命周期就會縮短。比如中國的太陽能產業,迅速地制造出中國的首富,又很迅速地歸零。最近這一兩年我們已經看到很多PE機構消失。我在這里很遺憾宣布,未來幾年我們還將看到更多機構從身邊消失。
      第二個特點是PE投資進入新常態。PE行業將體現出高度定制化的特點,投資周期更長,行業的整體盈利水平也更趨于社會平均水平。這將成為一種新常態,實際上投資面臨的環境本身就是這樣。
      第三個特點,PE與VC機構的業務都將回歸到按照國際慣例進行發展。正如歐美PE行業經過幾十年演變,最終呈現兩類機構,一類搞并購,一類搞VC。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中國未來的PE行業也將如此。
      新時代中如何勝出?這是這次會議的主題。我先給出一個標準答案:有競爭優勢的機構就會勝出。我們投資機構,每天都以這套模式對企業進行研究與判斷,同樣的理論也適用于我們自己。一家機構在股權投資行業中有競爭優勢就能夠生存和發展,沒有優勢就會被淘汰。
      如果大家覺得這個答案不具有操作性,我再給一些我自己的思考,但時間關系沒法展開,有機會再交流:PE的本質屬性是資本。資本有兩類,一類是金融資本,一類是產業資本。這兩類資本都在社會發展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且各具特點。金融資本的突出特點是流動性與被動模式,而產業資本則是長期、穩定的主動運作模式。我認為中國的PE新時代中,真正有意義的PE資本應該兼具金融和產業兩種資本特色。一個好的PE機構應該以金融資本的方式進行募集管理和考核,但同時以產業資本的方式進行運作投資和經營。這對于并購或者VC都適用。
      回到我今天演講的主題,中國PE的新時代。我對這個時代的看法,還是那句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謝謝大家!

      亚洲伊人色久久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