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 <optgroup id="ugazw"><em id="ugazw"></em></optgroup>
    <track id="ugazw"><i id="ugazw"></i></track>

    <ruby id="ugazw"><option id="ugazw"></option></ruby>
    <ruby id="ugazw"><table id="ugazw"></table></ruby>

    <optgroup id="ugazw"></optgroup>

    1. 股權投資的使命是創造價值

      2012-03-16

      企業上市讓股權投資機構賺得盤滿缽滿的各種財富故事不斷撩撥著公眾的神經,從媒體的報道中我們看到了PE逐利的一面,然而,少有媒體關注到高收益與之對應的高風險,鎂光燈下光鮮的成功背后,以諸多失敗為代價。以大中型投資機構為例,每年接觸2000余個項目,真正完成的投資僅有五六十個。即使投資完成,也難免會失足IPO。
      有機構統計,2011年全年未過會企業以及已過會未發行上市企業共計72家,而這些上市失敗的企業大部分有PE機構參與。未通過發行審核的被投資企業只是冰山一角,不少風險控制環節薄弱的PE參與投資的企業甚至在申報前已出現問題。有投資人總結,在已投的項目中,早期企業投資的成功率僅有不到10%,成長期約30%-50%,成熟期約50%-70%左右。成功無捷徑可循,股權投資亦是如此。
      直接融資空間
      中國的融資體系中銀行融資即間接融資的占比過大。銀行融資平臺通過存放貸賺取利差,承擔著產業波動的絕大部分風險,一方面企業融資成本高,另一方面銀行化解風險的能力較低,存在一定隱患。在發達的資本市場體系中,以美國資產資本市場為例,通過上市發行、私募股權、債權市場等直接融資占比約60%,而在中國這一比重僅占20%,尚存在巨大的改善空間。我國資本市場亟需大力提倡和支持直接融資,通過市場機制解決供需問題。給企業提供穩定、廉價的資金供給,同時有效分散產業波動風險。
      此外,并非所有的企業都具備銀行融資資格,這是因為在現有的融資體系中,由于銀行對于不良貸款等結構性風險的控制,創業企業、小微企業以及一些由于資產結構不合理、無擔保能力或抵押能力的成熟企業很難獲得銀行信貸資金的支持;一些企業長期舉債已舉步維艱、急需減壓,尚無法短期內通過IPO實現直接融資,企業的長足發展迫切需要外來資本的扶持。
      與此同時,民間資本投資渠道較為有限,除去既有實業經濟投資渠道以外,大量資金在民間高利貸拆借、游資炒作領域畸形發展。一邊是實體經濟嗷嗷待哺,另一邊是資金限制,無處尋找出路。
      優化企業資產結構,為企業提供直接融資支持,創造多元化的融資渠道;為閑置資金尋找出路,降低間接融資風險,實現社會資源的有效配給,這是PE投資的基本職能。
      企業價值的創造者
      PE本身并非簡單意義上的上市溢價分享者和既得利益掠奪者,更多的是企業價值發現者和成長推動者,以及企業價值的創造者,這是PE本身存在的最大價值。
      平安銀行副行長王燕輝先生曾指出,"PE模式的第一要義是PE投資的過程不僅包含價值發現和價值實現,更包含了價值創造。"PE最大的作用是發現公司價值及推動公司價值創造。很多企業是在優秀PE的陪伴下長大的。
      素有"金手指"之稱的紅杉基金一直是VC領域價值發現和價值創造的標桿,眾多萌芽期的公司在發起時甚至成長期都是在紅杉體系內運營或由投資人和企業家共同推動完成的。其投資的奇虎360、唯品會從幼年到上市的歷程無一不見證了創業者和投資人的分歧、碰撞、磨合、同舟共濟的奮斗史。
      擁有傳媒優勢資源的達晨創投在數字電視產業鏈上的投資可謂駕輕就熟,2001年其曾參股僅有600萬凈利潤的同洲電子,依托達晨創投在傳媒界的強大背景,迅速占領了湖南省約60%的市場份額。
      九鼎投資在田間地頭發現了吉峰農機,通過一系列系統化、規模化的行業并購和市場布局,吉峰農機迅速由一家川中企業成長為一家全國性農機連鎖龍頭,實現了超乎歷史增速的快速成長,并成功登陸創業板,一度成為創業板第一高價股。
      通過嚴格的體系篩選,一些具有成長潛質的企業被發現并予以重點扶持,獲得資本的青睞。同時,參股投資改善了公司治理結構,通過PE平臺,企業間實現信息交流、資源共享、渠道互通。
      PE機構對于產業整合的推動力度大于歷史上任何一種資本融通平臺。歷史證明,PE機構一直是并購市場中最活躍的力量。
      產業整合是PE投資的最終出路,通過對于龍頭企業的扶持,借助資本力量,拓寬市場份額,拉開競爭差距,提高企業綜合實力以及產業整體溢價。
      在過去一定時期內,PE也常遭非議。依靠關系或掠奪式的發展的"偽PE"在一定程度上固然存在,同時行業制度的不健全以及約束機制不均衡也造成了部分PE機構有機可乘。但對于絕大部分機構而言,尤其是目前的PE機構,依靠專業始終是主流。
      上文提到,作為基金管理人PE機構需要發現價值、創造價值并擇機實現價值,這本身就需要PE機構具有廣泛的市場資源、經驗和知識積累。無專業沉淀,對于價值的挖掘就幾無可能。其次,超額回報需要掘金者付出超出社會平均水平的勤奮和努力,數量上大部分PE機構的項目投資成功率不足1/20,優秀PE機構的內部審核機制不亞于發審委審核機制。此外,隨著競爭的加劇,"短平快"項目的稀缺、投資周期的拉長,實業企業經歷行業洗禮和市場教育后反盡職調查能力的提高,高風險項目、早期項目比重的增加,在3萬人的投資人大軍中,如果不獨具慧眼,很可能會失去生存的根基。最根本的,作為財富管家和守門人,PE本質上是資產管理機構,信托責任是其靈魂所在。
       

      亚洲伊人色久久综合网